巳水

帐号净空
.
闵玧其/AgustD/SUGA
BTS防弹all糖/全职all叶/盗笔瓶邪
建筑设计专业

【all糖】日常(1)

性转注意。

主角是玧智,配对也是。

本质上而言,闵玧智跟闵玧其是同一人。


1/

结果到哪裡都不能安身。

闵玧智漫不经心的想着,低头瞥了眼握在手中的手机,八点五十,很好,才刚转来没几天她就迟到了。

谁知道又有人要给她安上什麽名号,她是真的不喜欢和人说太多什麽,感觉就像是在耍嘴皮子,所以她一向用实际行动来赏人嘴脸一巴掌。

眼神暗了暗,围绕着她的几个高三的男女生还在调笑,跟在他旁边的金南俊仍是一副傻缺的样子,无比真诚的微笑,像是真的不了解这群人是来惹麻烦的;但她还是没遗漏金南俊眼底闪过的深沉,以及笑容裡隐约可见的嘲讽与不屑。

闵玧智挑眉,除此之外仍是一副面无表情,漫不经心的样子。

围绕着的高三生终于说完话了,领头的女生像是终于发觉闵玧智的不在意而感到恼怒,一手便推上她的左肩,一副轻视的模样,「不过是靠关係进来了,高尚的模样真是令人想吐。」女生身旁的男生勾着嘴角说着不怀好意的话,窃笑声从小团体内部传出来。

闵玧智看见金南俊垮下的嘴角,又看向女孩身旁的男生,最后视线落在自己肩上的手上。

可惜了一双漂亮的手。闵玧智想,接着抓着女孩的手侧踢上对方的膝盖把她压倒在地,跪在女孩的肩膀及腰上。女孩猝防不及地尖叫出声,显然没想到自己会被压着打。

闵玧智想,这个学校入学门槛高,跟不良少年比起来,善嫉的乖乖牌倒是随处可见,跟她这种人比起来,脚上功夫实实在在地差了一大截。

不动口不代表不动手,她的叔叔在这点上是真的把她教育得非常优秀。

「你们的脑子真的不太好,才不会看人的脸色说话。」闵玧智不是第一次遇见这样的傢伙了,她需要引导对方说出一些会让自己遭殃的话。「再动我就卸了她的肩膀。」

于是谩骂声不绝于耳。

她看向在一旁几乎被无视的金南俊。

你别动手。

闵玧智动了动唇,对他笑了一下。

下一秒,她便卸了女孩的右肩。



金南俊是真的没有想到对方这麽能打。

一开始他想,顶多是替对方脱个身,就算是做个顺水人情。

毕竟他也确实听见了几个学长姐的耳语,人对于不确定又有趣的秘密总是毫无抵抗能力,于是乎小小的谣言从不带恶意的,变成了他人满坏恶意的攻击。

他握紧了手,手机还在录音,他几乎百分之百确定闵玧智打从一开始就知道他会这麽做,并且放任他如此。

他当然不如表面上单纯傻缺,闵玧智也不如表面上乾淨纯洁。

他只是意外这一切如此容易被她察觉。

不远处被卸了肩膀的女孩在地上哀嚎,乾淨的衬衫沾满了尘土,更远处的几个男孩也都被放倒,几个被踢到了胃,跪在地上变乾呕起来;一开始还顾虑她是个女性,现在下手起来狠得像是面对仇人。

他估计大概用不着多久,闵玧智就会完成这项丰功伟业,让她在学校的名声再加上一笔,虽然他想,闵玧智对此恐怕一点也不在意。

他想得有点走神,回过神来额头被弹得用力,他差点飙出泪来。

「呀西——痛死了!」金南俊两隻手掩盖着自己的额头,抬头瞪视着眼前脸上有点瘀青与伤口的少女。「你干什麽——?」

「让你回神。」闵玧智拍了拍自己有点灰尘的裙子,走到一边捡起她的书包。「再恍神小心被波及到。」

「快走吧,省得你还得解释一堆。」闵玧智也不管对方是否听见,便迳自离开了小巷。

她听见身后快步的声音,也闻到陋巷裡腐臭的腥味,谁的呻吟与哀号随着风声灌入她的脑子裡,像是她的过往,缓而掩盖过她的记忆,但她不在乎。

啊,今晚大概会被叔叔唸一顿,她想,漫不在乎地走着。


2/

「闵玧智,这就是你所谓的认真向学?」

闵玧智低头看着黑色皮鞋的尖端,皮鞋内的脚踩着刚在上学路上想到的节奏,构想着新的歌曲,屏蔽掉眼前的主任逐渐变大声的谩骂。

无聊,无聊,无聊。好想翘课回家,房间裡还摆着自己打工买回来、尚未拆箱的Maschine Mk2,她想用新的设备试试自己新的beat,与其在这裡浪费时间,倒不如回家多写几首歌,做她自己喜欢的事情。

她不擅长读书,其实也没怎麽打算认真向学,拿到高中文凭就行,接下来的时间她更想去打工,多赚些钱独立,为了自己做音乐。

喔,或许还要想想叔叔的养老费,虽然她现在是无业游民的叔叔恐怕也不缺她养,她隐约记得自己过去因为各种原因不小心进警局时,小警察对她的叔叔鞠躬问候的样子。

搞不好还能问他点做音乐的方式,闵玧智低头想着。

「闵玧智!」

真心麻烦。

「内。」

「不要一直逃避问题,问你为什麽打人呢还不回答?」她没有看着老主任愤怒的嘴脸也能想像他说得口沫横飞的样子,她能说什麽?几个被高年级导师捧在手心的男孩女孩们因为挑衅她所以被身为前不良少女的她揍到无法还手吗?

开什麽玩笑,说这种话她都能想像老主任满脸的不可置信并且给她自己加上一桩说谎的罪名,即使她并没有。



「玧智!这边!」留着长髮的少女笑着对食堂外的闵玧智招手。她对着对方微笑了一下便走了过去。

「怎麽着?主任找你麻烦了?」

闵玧智耸耸肩,「揍了他的宝贝学生几拳,他大概没想到我真的有胆揍女生吧。」长髮的少女手裡拿着铝箔包装的橙汁咧嘴笑着,「他真是不懂妳,还有呢?他刚刚没为难妳吧?」

闵玧智走到女孩对面的位置坐下,顺手拿过对方餐盘上的咖啡牛奶。

「还行,不过大概会麻烦到我叔叔,得先跟他说一声才行。」她说完叹了口气,眉头又皱了起来,嘟囔道,「他一定会把我唠叨到死……」

「活该!」少女笑嘻嘻地说着,「这点破事都处理不好,下次要帮忙早点叫人啊?」「臭小鬼,」闵玧智戳了下对方的额头,「少打那种鬼主意,把妳这颗聪明绝顶的脑袋用在读书上不是很好?」

「我成绩可比妳好,」少女挑眉说着,「啧,谁不知道妳一个人也可以把事情处理好,所以,那个戴眼镜的傻个是谁?妳还袒护他呢。」看着对方托着脑袋等着自己的答案,闵玧智觉得头更疼了。

「他跑来找我了?」

「可不是,还来了两次。」

「他没说什麽?」

闵玧智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金南俊我叫你快走可不是让你有时间回来再找我麻烦的,她在脑中嘀咕着。

「没,两次都没找着人都直接回去了,不过第二次来时身边还带着一个小跟班,看上去挺乖的,」少女说着眼眸暗了下来,抬头对着闵玧智说道,「不过也只是表面而已,给人的感觉跟那个傻个倒是挺类似的。」

闵玧智解决完咖啡牛奶,挑眉。

「怎麽着?」

「斯文败类的气质。」

耸肩,不置可否,虽然她目前没有任何头绪金南俊身边的人是谁,不过十之八九跟金南俊是一类人。

「开学没几天就遇到这种破事…,我的运气还是一如既往的烂。」闵玧智叹息般说道,起身。

「走吧,回去了。」



闵玧智还跟周公下棋下得难分难捨,恍惚间就听见远方有人唤着她的声音。

我不想醒来啊,醒着的麻烦怎麽这麽多呢,周公说,这可不行啊,自己找的罪自己可得解决才行,逃避现实可不是什麽男子汉大丈夫。

我可是女人呢,逃避现实可是好技俩,适合用在任何感到烦躁的时候。模煳地想着,闵玧智还是强撑精神把自己从桌子上撑起来,跟桌子合而为一也不错啊,可以睡一辈子。

「去吧去吧,逃得了一时逃不了一世。」前座的少女转头朝她笑嘻嘻地说着。

得了,梦裡有个幸灾乐祸的梦外也有一个,眼前这个还更欠打一点。

「闭上嘴吧少女,」她撑起身子站起来对着对方叹了口气,「有你这种朋友我上辈子一定造了什麽孽。」

什麽造孽呢,是妳上辈子修来的福气!无视掉嘈杂的背景音,闵玧智转头就看见金南俊站在外头。

阿,好想揍他,她低气压地想着,很快便走到对方跟前。

「咋了?」闵玧智歪头靠着门框,双手交叠在胸前。还真带了跟班,不是说一个而已怎麽变两个了?

「…妳还好吧?」金南俊摸了摸后脑杓,略带尴尬得问道。

听到这话她还是忍不住叹气,她是真不明白金南俊到底是要关心她还是来看她笑话的。「好着呢,不过是被骂几句而已,你不用这麽担心。」闵玧智叹了口气,「还是你是觉得手裡握着录音让你很没安全感?」她没有抬头看金南俊现在脸上的表情,「别担心,如果他们有点脑子的话也不会供出你,毕竟你其实也没做任何事情,他们那时……」

「闵玧智,」金南俊出声打断她的话语,「妳不听人说话的坏习惯还真是一点也没改善。」他的焦躁都能从声音裡传达出来,闵玧智又怎麽可能没听出来,她只是不想去理会罢了。

「我来找妳只是想确认妳有没有被刁难而已,何必?」

被你找出来这件事对我来说就很没必要,闵玧智低头想着,又再度叹了口气;今天大概是她有生以来叹过最多次气的一天了。

「好,我没被刁难什麽,不过是个老傢伙在碎唸而已,可比你爸的功力要弱多了。」她抬头看着金南俊,耸了耸肩,「对了,别太介意你爸说的话。」

金南俊僵了一下。

闵玧智当然看见了对方僵硬的神情,但她没打算深究。

「你还带着跟班过来?」她偏头看向金南俊身后的两个男孩,两人刚刚一语不发的站在后面,她都快忘记这两个小傢伙的存在了。

「阿,不是跟班,是两个学弟,」金南俊侧身让闵玧智看清两人的脸,「朴智旻,田柾国,两个人被抓去当武术表演赛的代表了,但是似乎是没人能指导,想问看看妳愿不愿意。」

「你们社团上没人指导吗?」

「没有,」被唤为朴智旻的男生先开了口,「高三的学长姊要备考,我们这届高二不知道为什麽缺人缺得很严重,高三退社的时候就让我跟柾国接了主将跟副将的位置。」

「但我们不太了解表演赛的准备方向,想问看看学姊……」田柾国看上去有点怕生,又看闵玧智表情不是太好,后面的声音都弱了下去。

金南俊在一旁没说什麽,只是看着闵玧智。

闵玧智看了一眼在旁边没说话的金南俊,又看着朴智旻跟田柾国,「……金南俊推荐的?」

两人立刻点头。

她又瞥了金南俊一眼,没意外看见对方尴尬的笑脸。

「……好吧,」她又叹了口气,「互加一下联繫方式吧,然后把练习时间跟地点发给我,我安排看看。」

她的运气真的是一如既往地,糟透了。

评论(5)
热度(68)

© 巳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