巳水

帐号净空
.
闵玧其/AgustD/SUGA
BTS防弹all糖/全职all叶/盗笔瓶邪
建筑设计专业

【all糖】日常(4)

性转注意

指路 → 日常(1) 日常(2) 日常(3)

我好想完结它,为什麽越写越长了呢TAT

很想跟大家分享我写这篇的初衷,打算等文章完结发出来。

顺带一提,日常是中篇,初步预估大概(10)以内会结束,想开始着手下一个故事,给号锡的生日礼物我到现在还没码完就要开学辣QQ



7/

金硕珍的哥一如往常的动听,不如说是技巧更加精进了,即使合奏称不上是出色,倒也没出什麽太大的问题。

尴尬的是,她没想到金硕珍有打算把她介绍给他的「朋友们」――当她被金硕珍带到他们那桌时,看见金南俊跟朴智旻瞪大的双眼,还有田柾国略显呆滞的神情。

郑号锡是唯一一个对她来说算是正式见面的人,他看其他人没什麽反应,率先伸出手跟闵玧智互相认识。「妳好啊,」郑号锡的笑脸是真心会令人感到温暖的那种,他笑起来的酒窝异常明显,「我对妳有点印象,学生会最近的广播就有妳的名字。」闵玧智跟他握手时挑了眉,某种意义上她也真是够恶名昭彰。

「一点意外,我没有增加太多学生会的工作量吧?」闵玧智没打算对石化跟疑惑的几人做太多解释,径自跟郑号锡聊了起来。

「对打架跟霸凌的投诉事件倒是增加不少,」他对闵玧其笑着说道,「也不算坏事,至少有人注意起这些事情也不错。」

「哈哈,至少我没闹出太大的麻烦。」

「妳倒是少给我添麻烦啊……。」金南俊在一旁听着,顺口就说了出来。闵玧智给他一个耸肩。「话说,妳跟硕珍哥认识?」

「青梅竹马,她幼稚园跟我还是同一个。」金硕珍把闵玧其拉到自己身旁坐下,开口对着金南俊说;闵玧智倒是很坦然,也没因为刚刚表演前两人的对话影响她跟金硕珍相处。

倒是金泰亨一脸有苦说不出的样子,「姐,妳居然认识这里的所有人吗?我还以为妳不认识我室友啊!」

「也不全是所有人啊,」她对着苦着脸的金泰亨笑着说,「硕珍哥介绍我们两个认识暂且不说,我是最近才跟你的两个室友有交集的,要帮他们指导一点社团的表演;」她指着金南俊继续说,「金南俊是因为初中三年级时不小心认识的,号锡倒是第一次见。」她又对着金泰亨笑了一下,「我也不是故意没告诉你的,只是没什麽机会说。」

金泰亨看着闵玧智的笑脸,有点说不出话来;他也不知道自己在胸闷什麽,或许是因为刚刚在岔路口上被她隐隐的拒绝吧,他对於情绪如此敏感,又怎麽会不知道她的婉拒。

如此难受。

「好吧,」金泰亨试图把那种情绪抹去,他转移话题,「玧智姊不是说没法来吗,我以为妳要忙。」

闵玧智指向下一个在後台准备的表演,无奈又语带笑意地说,「我叔叔来表演,刚进家门就被拉出来了。」

「玧其叔叔今天有表演?制作人那个?」开口的是金南俊,他跟闵玧其算是熟识,得归功於他父亲三不五时就把闵玧其带回来家里聊音乐。

闵玧智刚叫的咖啡来了,她啜饮了一口,「嗯,他说会表演到蛮晚的。」

啊,我上次没跟你们约下一次的练习时间,她把手机里的行事历叫出来在田柾国跟朴智旻面前晃了晃。话题被导向另一个方向去,没人再追究认识或不认识的问题,金泰亨有点心事,金硕珍亦然,只是两人都没在台面上表露出来。



金硕珍是高三生,然而人已经考上大学了――推甄上的,连金南俊这种校排前1%的学生都在听到这个消息时都感到讶异,我以为哥的学习能力会再弱一些,起码没印象你之前的成绩有这麽好。

除了金南俊本人收获金硕珍的暴击之外,金硕珍说了这是他自己闭关好一阵子得来的收获,足够值得。

一群人的高中不算太大,每个年级十来个班级,闵玧智在的班算是後段,毕竟没什麽在读书,成绩也算不上太好;倒是金南俊跟郑号锡在的班一直都是前段,金南俊的成绩没什麽好质疑,下面三个小的还常邀他到家里来替他们补习――尤其是田柾国,除了读书以外的事情都做得数一数二的好,就是对学习丝毫提不起劲。

郑号锡的成绩一直属於中上,会进金南俊班上纯属巧合,毕竟他的运气一直以来都很不错;能选上学生会的干部绝大部分的理由大概都要归功於运气,也不知道为什麽当初投票的票数就是硬生生多了对手一票,金南俊亏他是平时纂上的好运都用在选票上了。

朴智旻倒是出乎意料的聪明,成绩一直以来都是前段,高一刚入学没有能力分班,也不知怎麽着就跟两个学习苦手的同寝室友分到一个班上,没事还得照顾两人的平时作业,不过一直以来他们都是亲兄弟算明帐――一份作业换一餐,一手交钱一手交货。

田柾国跟朴智旻在舞蹈教室练习表演赛相关的内容时,跟闵玧智抱怨过金泰亨糟糕的饮食习惯;不是不正常吃饭,而是金泰亨对美式汉堡有着莫名的执着,朴智旻帮他做作业的回报毫无例外都是一样的食物。

「吃到後来我一度以为那小子在耍我,」朴智旻知道室友跟闵玧智不但认识还颇为熟识之後,就开始肆无忌惮的出卖他的各种糗事,「後来才知道他是真心的,但吃到最後我宁可自己解决我的晚餐也不要金泰亨再帮我买饭。」

田柾国对於这个故事的反应是笑到倒在地上,「所以泰亨哥最近才这麽烦恼吗,因为要照顾碳所以更没时间写作业了。」

「大概是吧,他连超商的打工都辞掉了。」朴智旻一边做着动作一边说着。

几天下来闵玧智跟这几个男孩倒是真的混熟了,自从去酒吧那趟之後,金泰亨一房三个人没事便来找她;有时候是下课约她去看看金碳,再不然就是直接去酒吧找人。

藉口挺糟的,闵玧智也是看心情搭理他们,去看金碳她一向不拒绝,来酒吧找人就直接放置;虽然她时常待在外头,但大多数时间还是在家做自己的事,然而自从金硕珍跟金南俊两个哥俩好知道互相都认识闵玧智後,金硕珍的教学大业就开始了。

起因是闵玧智什麽学习成绩都不好不坏的卡在及格边缘,就只有数学烂得不像话,她自己也意识到自己数学不大能看,非常爽快得直接放弃拯救数学。直到闵玧其收到闵玧智的成绩单後才开始拜托金南俊教教她,不用太高,及格就好。闵玧智跟金南俊两个人的个性要是熟起来放在一起就只剩吵架,闵玧智嫌弃金南俊教学步骤太快有听没懂,金南俊抱怨闵玧智上课放空没打算认真向上,三番两次闵玧智身为前不良少女非常称职的做出合乎这个称号的行为,翘了金南俊的补习。

金南俊没打算再去烦他玧其叔叔,直接祭出金硕珍这个大boss,年龄压制,让金硕珍每天压着闵玧智去他那补习。

闵玧智再怎麽不愿意,最後还是乖乖的去找金南俊上那些看着她就头晕目眩的数字;而金南俊何许人也,为了事半功倍,把上课地点直接定在金泰亨跟田柾国的宿舍,一次教三人。


8/

朴智旻跟田柾国练习完後去换衣服,闵玧智坐在地上修改着笔记,门外就响起几声敲门声。这个时间点会来的不外乎是金硕珍或是郑号锡,前者来押送闵玧智,後者来看看两人练习的状况。

所以开门的时候闵玧智是很茫然的。

「……你哪位?」

闵玧智看着眼前的男生想了半天也没记忆起这位到底是谁;她没把教室的门全打开,只留了一个小缝,自己整个人把这个缝挡住,倚靠着门框问着。

「玧智学姊?」对方对着她笑了一下,「号锡学长让我过来找学姊的,说是要麻烦妳今晚帮他锁个门,最近运动会在准备丶学生会的事情有点太忙,他拨不出时间过来。」

「少骗人了,说谎不打草稿。」一脸纯良,闵玧智都不好意思打断他说话,她想了一下,最近自己有得罪谁吗?最近算是她人生中不可多得安分的时光啊,要不是过去得罪了谁,就是又有人翻了旧帐,无论是哪个她都觉得麻烦。

她对着眼前的「学弟」笑了一下,皮笑肉不笑,不知道小学弟有没有感受到,「不知道指使你的是哪位,我对你一点印象都没有,」太无趣了,人类的无论是报复心理或是忌妒心理都让她由衷的感到厌烦,大概是因为最近待着的小圈圈让她丝毫感受不到这样恶意的氛围。她看着学弟僵硬的笑脸,由衷地认为金南俊皱着眉拿着铅笔,在她的书上写着那些难懂的符号时的表情比这人顺眼多了。「快回去吧。」不想多说什麽,她当着对方的面关上门。

不过回头就看见两双眼睛盯着她看。

「干嘛。」她走过去把地板上的笔记本收回自己的袋子里,想要无视掉已经收拾好坐在一旁盯着她的两人。

两人对视一眼,「学姊不认识的人找到这里来?」

「不认识,不想认识,谁知道要来找我做什麽,」她把背包背到肩上,看着他们说道,「不带恶意来找我的人,这个学校大概很少吧。」



闵玧智把算好的题目放到金南俊桌上,她拿起金硕珍放到她边上的咖啡喝了几口。

田柾国跟金泰亨一个在跟英文搏命一个在读物理,金南俊居然还能分神一次教两个,她到现在还是觉得很不可思议。三人的宿舍被他们一共七个人占据,原先冰箱里尽是垃圾食物,金硕珍跟闵玧智来了之後多了不少生鲜,闵玧智下厨的技能仅限於某几项菜肴上,所以多数时间还是金硕珍在煮饭。

闵玧其最近要出mixtape,无论是早晚都不见人影,听金南俊说他父亲也是差不多的状况,她也不怎麽意外,只是更多数时间都待在这里解决晚餐,然後才回去继续她的音乐创作。

她环顾了一下四周,门前的鞋子丶吵杂的人声丶油烟的味道,老实说,这些对她来说,都很新奇。

大概是温暖的,她愣了一下,也许吧。

「闵玧智,拿着。」金南俊把刚刚那张卷子递给她,红笔圈着的地方被他画了三条底线,一定又是讲过的题目丶金南俊教过的解法,但是她还是忘记了;然而她就是直拗地不愿开口询问,宁愿自己回去再多花时间了解,金南俊问她懂了吗,也许在过去她会因为不爽而拒绝了解,如今她则是点头後回去再看着金南俊那一大叠乱花花的讲义重新试着读懂。

金南俊把手中的笔记拿给田柾国後,转过头来对着闵玧智说道,「今天的进度就差不多这样了。」他坐到闵玧智眼前,用红笔点了点刚刚那张卷子上几个被圈起来的地方,「不会的地方我的笔记里应该都有,不会再找我。」

闵玧智对他点了点头,「那我就先回去了,谢了。」她对着金南俊微笑,就打算收拾收拾回去,书本不多,金南俊给的笔记没有以往的多,背包比她料想中轻上许多。

「不在这吃完再走吗玧智?」金硕珍从厨房里探出头来,看着女孩已经收拾完大部分的东西,准备往玄关走去。「不了硕珍哥,我不太饿。」她对金硕珍挥了挥手。过几天哥在煮给我吃吧,她在转过头前看着金硕珍的眼睛说了一句。

朴智旻看闵玧智到门外了才从沙发上窜起,对着室内喊了声我去送学姊後就消失在门口。郑号锡躺在沙发上看着学生会的资料,瞄了一眼朴智旻的背影,摇了摇头。


「玧智姊!」他追到门外的时候闵玧智没走多远,听见他的喊声停顿了一下,侧身望向少年。「我送学姊回去吧。」他对着她笑,站在女孩的身旁。

闵玧智身高在女孩子之中也算是高的了,然而在一群发育良好的男孩群之中确实是更为娇小,朴智旻在六个男生之中算是最矮的了,在闵玧智面前仍然高了半个头。

闵玧智看他热切的样子仅只是叹了一口气,把手插进西装制服外套的口袋里,「随你。」她也没管跟在旁边的朴智旻,径自走着。朴智旻跟她并肩走着,手机被他握在手掌心翻搅着。

老实说,朴智旻私底下不算是太爱说话的人,大概是因为跟金泰亨跟田柾国两人在一起,两人说话的份量都能抵上三人的量以至於他就养成安安静静听着其他人说话,遇到好笑的事情才笑出来的反应;不过遇到闵玧智的时候倒是反常。是真的自己想讲话,还是希望可以引导闵玧智多聊聊她自己的事情呢,他到现在也不太清楚。

不过在彻底了解之前,他的两个选项初衷其实是相同的,所以倒也没什麽好烦恼;至少比金泰亨的烦恼少多了,朴智旻眯了眯眼。

所以他还是开了口。「玧智姊没打算搞清楚今天来舞蹈教室的男生是什麽来头吗?」他对着闵玧智问道,「或是向号锡哥求证也可以,不然问问看我们也行?因为都是一年级的。」

闵玧智瞄了一眼朴智旻,发现对方歪着头也看着自己,「……没什麽必要。」她把头转回去,「这点小事还要麻烦号锡,不太好吧;至於问你们,不在选项里面。」「啊!为什麽?」朴智旻瞪大眼睛直白地表达他的不理解,同时讶异於对方的坦诚。

「你要怎麽查?一年级一直都跟我没什麽交集,有关系的大概都是二三年级的人,让你们得罪人还浪费时间,免了吧。」闵玧智没看他的表情,踢了踢脚下的碎石,也直白地表达她的意见。而且金泰亨最近不是忙着吗,她在心里碎念着,田柾国忙着补习肯定不能分心,如果要麻烦朴智旻这个比自己小的弟弟她宁可别去管这些烂事情,反正只要他们不干涉,就不会有他们的麻烦,她是由衷的希望如此。


朴智旻送完闵玧智回到家里时,一进门就扑向沙发;其他人坐在电视机前的矮桌边吃着晚餐,郑号锡推了推一进来就躺尸的朴智旻。

「吃饭。」

朴智旻是多麽心细的一个人啊,他怎麽会不知道闵玧智在想什麽;他坐起身,把抱枕抱在怀里,只露出一双眼睛和有点泛红的脸颊。

「呜哇……玧智姊真的是……」超级可爱,怎麽会有这麽可爱的人。


评论(4)
热度(34)

© 巳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