巳水

帐号净空
.
闵玧其/AgustD/SUGA
BTS防弹all糖/全职all叶/盗笔瓶邪
建筑设计专业

【all糖】日常(3)

性转注意。

因为有点久了为各位指路 → 日常(1)  日常(2)


5/

「玧智姊!」

闵玧智离开舞蹈教室後就直接去超商内挑选晚上要煮的食材,才刚进超商里就听见不远处有人吆喝着自己的名字。

穿着便服的男孩一头金发,笑得灿烂,手上还抱着一只黑色的生物。

「泰亨啊,你来买东西?」闵玧智看着对方走进,怀内的生物探出头来,看起来想接近她。她摸上对方怀里的动物,一边开口问道,「你的狗?没印象你之前有养小动物。」小动物蹭了蹭她的手,闵玧智对着它微笑。

「老家有养两只狗狗的,只是没时间回去看看他们,我妈说我能照顾好的话就让我自己领养一只,」金泰亨说着又摸了摸怀里的狗狗,「所以今天一早请了假去把它带回来。」他抬头对着闵玧智笑着说道,「它叫金碳!」

闵玧智看着对方的笑脸,忍不住也挂起一抹微笑;虽然有点扫兴但还是开口询问,「你跟人合租,养动物没问题吗?」

「啊!」金泰亨看起来有点慌张,「我没跟智旻还有柾国说过我要领养狗狗……完全忘记了啊!」

闵玧智看着对方焦虑的样子,主动开口说,「我替你抱金碳吧,你快打电话。」

金泰亨点点头便把金碳交给闵玧智,闵玧智看着对方翻找後背包寻找手机的样子有点出神。

多神奇啊,她跟金泰亨认识也有段时间了,也频繁的从她口中听见朴智旻跟田柾国的名字但也从未见过本人,这些天却因为金南俊这个人认识了他们两个,还得帮两人安排表演赛的流程;她一开始还以为以金泰亨的性格,会在无形之中向室友提到自己的名字,结果相处之後才发现朴智旻跟田柾国是真的没听过她的名字。

不过这也没什麽,她并没有打算向金泰亨告知,毕竟认识朴智旻跟田柾国并不是什麽需要告知他的重要事情。


「没事吗?」闵玧智看金泰亨挂上电话,开口问道。

「没事,」金泰亨有些羞涩,但又很快地恢复到以往更为稳重的样子,「智旻念了我一顿,但还好他们两个都很喜欢小动物。」他又露出那种十足快乐的笑容,彷佛把气氛都活络起来。

「对了,刚刚智旻说硕珍哥今天晚上在酒吧有场表演,姊你有要去吗?」

「硕珍哥早上有传讯息给我了,他问我今晚能不能去帮他伴奏,」闵玧智把金碳抱回对方怀里,「但我拒绝了,我得回家煮饭。」她把手里的塑胶袋晾给对方看,又顺便拿了几颗洋葱。

「好吧,好可惜啊。」金泰亨看上去有些惋惜,但也没再多说什麽。

闵玧智挑完东西结完帐,金泰亨都抱着金碳跟在她的身旁,他们闲话家常,就像是十分熟识的友人一班。

也称不上是熟识,闵玧智想,大概是因为这就是金泰亨的个人魅力;因为他待人如此真诚洒脱,所以她才能如此迅速地与他亲近,即使意见相左也无妨。

走到岔路口,金泰亨对着闵玧智开口。

「姊,要不我送妳回去?」他说这句话时满怀期待的眼神让闵玧智几乎笑出声来,她听出对方压抑着飞扬的情绪,声音里满是微弱却明确的情感。

她对着金泰亨笑了一下。

「不了吧泰亨,我自己回去。」

画地自限的人啊。



金南俊一票人到酒吧的时候,金泰亨跟金硕珍已经坐在那里了。

金硕珍坐在金泰亨对面喝着饮料,两人想无视酒吧里的声音嘈杂聊聊天,然而冰块跟玻璃杯的撞击声都被人声掩盖过去,人声又被舞台上不知哪个乐团的鼓声掩埋,他们只好吼出声音,或是看着对方的唇语和手势。

金硕珍望见四个男孩走进来便向门口挥了挥手,招呼他们过来。

「今天怎麽这麽吵?」等到四人都落座,金南俊才在金硕珍耳边问道。

「他们说今晚有制作人会过来表演,」金硕珍耸了耸肩,招呼服务生替他们点餐,「我不清楚,大该会到很晚吧?你们要待着也行,反正明天没课。」

这间是镇上唯一一间音乐性质的酒吧;与其说是酒吧,倒不如说,是一群以喝酒为名义在这里放纵音乐灵魂的孤寂者们的集会。

到处都是失意者,到处都是希望者,这里就是这样的地方。

「我的表演还有半小时,你们先随意吃点什麽吧。」金硕珍把酒吧的菜单推到大夥儿面前,笑着对少年们说着。

「哥你要请客吗?」金泰亨喝着已经点好的可乐边笑着对金硕珍说,然後转头对着自己的两个室友双手合十,「我把金碳放家里了,抱歉阿,我真的忘记跟你们说了。」

朴智旻把手搭在金泰亨肩上,「你真的是太好意思了,这个礼拜都由你打扫厕所了。」「我举双手赞成。」田柾国在一旁笑着。

「哇哇!怎麽这样啊…」金泰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委靡下去,「今天真的不是我的日子啊……」

其他人也没管失落的金泰亨,今晚的主角是金硕珍呢;金南俊把汉堡薯条和可乐的菜单交给站在一旁的服务生,转头便开始跟金硕珍聊,「硕珍哥,你们团里的键盘手不是在找临时吗,表演没问题?」

「我原本想找个熟人的,没想到对方拒绝我了。」金硕珍噘着嘴,看似委屈却实则毫无这样的情绪,平淡地说着,「所以我们只能多加一把吉他以防他背景音太过单薄,不过也是临时组团,实在不能强求什麽。」

金硕珍看起来太不在乎了,让金南俊有些意外,「我以为哥准备很久了。」他撞了撞郑号锡的肩膀,「前阵子去硕珍哥家,房间里到处都是谱,对吧。」郑号锡耸耸肩。

金硕珍仍然喝着他面前那杯橙汁,「那就当我那时特别勤奋吧,」金硕珍笑了笑,没再说什麽。

固执的大哥,金南俊想。金硕珍一直都是这样的,他一直是六人之中的大哥,他既成熟又温柔,几乎让人忘了他也不过是个刚成年的年轻人,他是善於隐忍,善於说服自己的不在乎,然而这样并不等於真正的毫不在乎。



闵玧智一进酒吧就看见金硕珍站在舞台边,他跟吉他手正协调着什麽,闵玧智看过太多次闵玧其在做这种类似沟通的事宜,一眼就看穿双方正处於沟通不良的状态。

「闵玧智,别堵着门口。」闵玧其在後面对着眼前的女孩说,然後转头往她视线的方向望去。「……金家的长子为什麽在这?」

「硕珍哥今晚有表演,」闵玧智把手上的琴谱递给她叔叔,「我还以为你今天要留在家里吃,没想到你有表演。」他们俩人是从後门进来的,後台灯光比闵玧智印象之中暗上许多,她把手机拿出来才有点微弱的灯光。

「我忘了说。」闵玧其看了看手表,淡漠的说着。他漫不在乎的样子很难联想这个人已经三十好几,他就是个任性的小孩,闵玧智想,她叹了口气。

闵玧其有表演时一向都会把闵玧智带来,起初是因为闵玧智实在太过好奇了――她对闵玧其在做的音乐有着莫大的兴趣,闵玧其熬不过小女孩百般请求,从初中开始就带着她来酒吧;美其名是见习,到最後两人也是各做各的事。闵玧其跟合作人讨论音乐,很偶尔才会上台表演,闵玧智则是搭讪着自己欣赏的创作人,这时候她原本那种厌於与人沟通的性格突然就没了,闵玧其对此还表示过惊奇,闵玧智对他的评语只是耸耸肩,不予置评。

那时她才几岁,已经透露着自己绝佳的音乐才能,金硕珍会开始在酒吧里有演出,多少跟闵玧智还是有点关系的。两人本来就是青梅竹马,关系一直都很不错――闵玧智对於有个大哥对她的行为举止没什麽意见而感到自在,金硕珍则是对於有个女孩了解自己的性格而感到有趣。闵玧智听过对方唱歌一次,天生就是一副好嗓音,她是这样评价的。

她抬头望过去的时候金硕珍跟吉他手还没谈拢,就当好人做到底吧。「叔叔,我去帮一下硕珍哥,晚点再去找你。」

「行。」


6/

那个吉他手大概也知道闵玧智不是什麽好惹的主,没再刁难金硕珍什麽。毕竟在音乐圈里有点接触的人谁不知道闵玧其,又有谁不知道闵玧智,何况小女孩一次也没被卷进酒吧的打架闹事之中,有点眼色的都知道别惹不该惹的东西。「抱歉,擅自的替你处理了这点事。」闵玧智转头看向金硕珍时对方脸色有点微妙,她顺口就说了句。「这没什麽,」金硕珍笑了一下,「只是妳刚拒绝我就在酒吧里看到妳让我有点错愕。」

年轻的男孩略带调笑的语气其实并没有给闵玧智什麽太过不舒服的感觉,她可以理解――如果不是两人熟得不能再熟,大概会以为闵玧智在躲着金硕珍;金硕珍不过只是为了开启一个不那麽尴尬的开头,或是说抛出一个问题让闵玧智好接下去。

她指着不远处已经跟人在讨论细节的闵玧其,「我以为他今天要回家吃饭,结果到家了才跟我说今晚有表演。」「哈哈哈,玧其叔叔一直都这麽随兴。」金硕珍笑着说道。

「随兴过头了。」闵玧智有点无奈地说着,然後又把话题拉回金硕珍的表演上。「没有键盘表演没问题吗,其实现在要我上去伴奏也是可以的。」她对着金硕珍说道,一边翻找着前阵子就已经传给她的琴谱。啊,找到了。她把手机拿到对方面前晃了晃,对他笑了一下。

闵玧智跟小时候几乎一模一样,对於信任或是真诚对她付出的人,都回以毫无保留的付出。只不过现在的她更加成熟,心里的障壁倒也是更难以突破;金硕珍想到金南俊,又想起金泰亨对待闵玧智毫无保留地把自己的真心捧到对方面前的样子。

虽然对待外人如铜墙铁壁,不过在对待自己人时,就会很坦然地给予温柔;就某方面而言,闵玧智也真的是过於单纯了。

「可以的话,希望妳在台下听完我的表演。」金硕珍看着她的眼睛,闵玧智的瞳色是纯黑色的,同她这个人的个性一样,纯粹又直白。「也许给我一点评价?」他笑着对着她说,还是没把自己的情感摊出来,虽然他不觉得闵玧智是真的不知道他的意思。

「…当然好。」

玧智看着对方的眼睛,总觉得他们能够相处这麽久并不是毫无理由的,他们个性相像――太像了,以至於她都能清楚的知道金硕珍所留给她的选择。

她知道自己总是想得很多,这点她实在是克制不了自己,所以她几乎能读懂金硕珍眼中的情绪,即使她其实并不知道该如何回应比较好;就像是她总是认为,金泰亨这样的孩子,是不适合像她这样的异议分子,他需要一个能给他足够温暖怀抱的女孩或男孩,可以笑着听他天马行空的想法,温柔的存在。

她当然喜欢金泰亨的笑容,但是又如何,闵玧智想,即使别人认为这样是自私的武断,她也觉得那是她应当做的。

金硕珍亦然,她当然觉得这样温柔的人可以被更好的人喜欢,又有什麽理由要对她有所差别。

她并不觉得自己是一个值得被喜欢的人。


她当然是直白的,当她断定了什麽是正确的就很难被其他人改变,即使对於他人而言这是既无必要又错误百出;然而感情的界线总是模糊不清,如果相爱非黑即白,那这个纷乱的世界岂不天下太平。

所以我才讨厌去想这种问题,闵玧智感到的厌烦绝大多数都来自於无法掌握的虚幻,为什麽要去捉摸一个人的情感,那麽多的不说出口究竟是希望我了解亦或是遗忘,她不明白。

这时候她就会想,其实金南俊这个人也是好的,至少因为他们对彼此毫无好感,所以可以毫不在乎地说出直白的话语。

她对金硕珍很显然的,做不到这点。

她看着金硕珍到後台准备,闵玧其进了酒吧之後一如往常的放生她,她随意找了个靠角落的位置坐下。

居然像个怀春少女,想到这里她皱了一下眉头,真的有够麻烦。她叹了口气,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

评论(4)
热度(38)

© 巳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