巳水

帐号净空
.
闵玧其/AgustD/SUGA
BTS防弹all糖/全职all叶/盗笔瓶邪
建筑设计专业

【all糖】日常(2)

性转注意。


3/

她不大明白像金南俊这样的人为什么会去在乎他的父亲与自己的叔叔玩笑般的请託。


镇上唯一的警局就在她初中对街,也不知道有意无意建在那裡,有人说当初建议建在那裡的人早有意图,因为她的初中并不是什么太过安分的地方。

第一次和金南俊见面是在镇上的警局裡,她刚因为被班上几个人堵在校园外的巷弄内围殴而被请到警局裡说明;说是请到警局,但警察们大概还是感到意外的,毕竟是五、六个人围殴一个女孩,理当应是需要大量人力压制疯狂的人们、安抚受伤的女孩。

然而到场时女孩却是站着的,眼神内透露着精光与凶光。

那日值班的小警察看见女孩的样貌,先是给一人打了通电话,才开始处理巷弄内的残局;闵玧智则一眼就认出对方是谁而乖乖放下手上的木棍,靠到牆边。

小警察大概是这个梯次的队长,指使着几个警察将地板上趴着的男孩女孩拎起带回警局,再请车内待命的一位叫几台救护车到警局先。

闵玧智在一旁安静地看着小警察做完这一连串的事情,然而她的脑中想得却是她又得挨骂了。她几乎可以想像叔叔在她面前皱起的眉头,烦躁的抓乱自己墨色的短髮,然后又安静下来直视她的眼睛,然后接着叹气。

「妳真的是很会给人找麻烦,嗯?」

她的叔叔眼窝下总是有很深的黑眼圈,看起来很疲倦,但是她看过他做音乐时亢奋的样子,像小孩子一样兴奋地玩弄着桌上的电子琴跟製作beat的机器,也知道就是因为这样这个人才会每日的白天就像是快要睡去一般的懒散。

她已经不是第一次被请家长,但却是第一次被请到警局。

她知道刚刚的电话是打给自己的叔叔。

她知道叔叔不会对她有什么埋怨,他只是喜欢抱怨而已;他只是懒,因为对于这一趟出门感到麻烦。

她也不清楚为什么在这一个时刻裡会有这样的情绪,感到抱歉这样的情绪其实不常出现在她的日常生活裡,甚至几乎未曾有过――她几乎不会对自己做过的事情感到后悔,因为那是对自己的负责。

这几乎是陌生的。

「闵玧智?」

小警察向她走来,把她游离的精神唤回现实。她朝对方点了个头。

「我刚刚打给玧其哥了,他说他等一下就到警局,」对方看着她顿了一下,有开口说道,「是学校的问题吗?妳现在脸色看起来不太好。」

两年前的她还不太把情绪表露,非必要时刻话也说得很少,即使是对着认识并且熟识的人。

「是学校的问题,叔叔不用太担心。我会自己跟他说的。」她把裙襬上的尘土拍了拍,黑色的裤袜右脚的膝盖上破了个大洞,裡面的伤口在渗血,白色的衬衫也变得肮髒。

她并不是很在乎。

小警察拍了拍闵玧智的头髮,像是在安抚,也像是在告知她什么。「……玧其哥晚点就到了,妳先跟我回警局,好吗?帮妳处理完伤口,我泡杯茶给妳。」

他的手还在她的头上,闵玧智听着对方说的话,差那么一点就掉下泪来。



小警察当然不叫小警察,他是金南俊的父亲,她礼貌上当然称呼对方为叔叔,但是对方的笑脸总是很温和、行为脱线得有些笨拙,让他看起来比实际年龄小上许多,所以她才总是称呼他为小警察。而他之所以会跟闵玧其这么熟识是因为闵玧其在闵玧智升初中之前都还是警局的局长,当然,这部分是她之后才知道的。

当时她只知道这个小警察跟她的叔叔关係很好。闵玧其不常把音乐转交给他人,或是拨放给别人听;就闵玧智知道的,闵玧其自己有一群不错的朋友,时常一起讨论音乐或是约出去喝酒,而小警察是其中的一份子。

她到警局的时候大部分跟她打架的同学们都已经坐在警局牆边的椅子上了,医护人员在替他们消毒伤口,虽然都不是什么善良的好学生,但在警局裡都还是安分了许多。

她被小警察带到裡面的桌子边坐着,做笔录的警察拿着笔电在她的面前输入她讲的一字一句,小警察回来的时候她已经被问得差不多了,对方告诉她除了家人也会通知学校的老师来了解,对此她倒是没什么意见。

小警察把热茶放在她的面前,拍了拍她的头把医药箱交给他身后的一个男孩,男孩跟她年纪相彷,跟小警察的轮廓倒是有些相似,脸上都习惯性挂着笑容。

「这个是我儿子,金南俊。」

小警察拍了拍身后男孩的头,对他露出笑容,「我让这孩子帮妳处理一下伤口,我需要去处理一下外面的情况。」

闵玧智还以为小警察单身,结果想不到已经有孩子了。

「晚点玧其哥来的时候我在请他进来。」

「好的,谢谢叔叔。」

小警察对她挥挥手就走出去做其他人的笔录了,眼前的男生对她微笑,把医药箱放在她的脚边同时跪在她的脚边。

「妳哪裡伤到了?我帮妳消毒。」

她把右膝盖伸出去,其实除了膝盖上的伤口比较严重,其他的伤都只是微不足道的小擦伤,她本意只是想请金南俊帮她处理那个伤口而已。

「手上跟脸上的我也帮一起妳上药吧。」

金南俊的脸上还是挂着温文儒雅的笑容,但是她还是听出对方语气中近乎于无的疏离感与烦躁。

啊,她心想,这是一个善于乔装的人,与其说是善于伪装倒不如说是一个很好适应社会的人,她知道对方跟她不是一路人,金南俊大概也是这样认为的。

世界上的人何其多,人们总是能清楚地知道哪些人能深交,哪些人有着跟自己完全不同的性格状态而必须远离。

金南俊跟闵玧智都是。

「谢谢。」

她谢的事情不单纯是帮她上药这件事,还有勉强自己与不熟识的人沟通。

金南俊给她另一抹微笑。



那时候的她以为,金南俊跟闵玧智的缘分也就这样了,结果当然不是,命运的玩笑一直以来都开得比闵玧智以为得要大。


闵玧其到场的时候他的女孩已经被包扎好,安静的坐在位置上,就像是路上随处可见的初中少女。

他开始照顾闵玧智的时候对方就已经如此;比起读书更擅长打架,比起安分地坐在书桌前读书更喜欢待在琴房写谱,比起开心地跟同年纪的人出去玩乐更热衷于自己安静地待着。

有时候闵玧其都会觉得,这并不是他哥的孩子而是他的;他总是从女孩的身上看见更多自己的影子,就像过去的他一样,他们都不是刻意叛逆,而是社会迫使他们叛逆,迫使他们去反抗生活。

「闵玧智,」闵玧其走近女孩后蹲下,跟对方平视。「妳现在有什么感觉?」

他的女孩抬头,面无表情。

「……如果是指为什么打架,这不是我的问题;但我知道打架就是不对,我会去道歉。」闵玧智说完后又低下头,「……但如果你是指受伤还有被送到警局,我很抱歉,我不知道会这样,以后也不会了。」

闵玧其把闵玧智揽过来,把女孩抱在自己怀裡。

「……我来了,我知道了,等一下陪妳去道歉。」

闵玧其感受到肩上的湿意,他知道闵玧智是个心思重的人,但他不知道对方想得这么多。「但做错事还是事实,妳要打人挑个不会被发现的地方?或是别让我出门。」

「…你还是多出门晒晒太阳吧。」闵玧智顿了一下,抬头对着他露齿笑了。


后来闵玧智转进金南俊待的高中后,金南俊就被闵玧其跟他父亲拜託多多关照一下闵玧智,毕竟是出了名的会搞事的女孩,虽然也不需要替她出手,但总归还是看照一下。

金南俊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想的,明明是没什么好感又彆扭的性格,放在从前他绝对绕道而行,但是面对两个长辈的请求他还是没什么犹豫就答应了。

就当是社会的磨练,他这样想。


4/

闵玧智发了一封讯息给田柾国,让他等一下替她开个门。

田柾国跟朴智旻说,学校的体育馆都被体育部的借走了,他们武术社规模太小,根本不可能被排到使用场地的时间。

两个人看上去都是不太会主动搭讪人的类型,尤其是田柾国,面对不认识的人通常都是站在一旁安静地看着自己的哥哥们说话,看起来有点腼腆,至少在闵玧智的认知之中田柾国就是这样的人;所以当朴智旻告诉她,他跟学校的学长――还是她隔壁班的学生会干部――借到他在校外的舞蹈教室时,她是真的满讶异的。

她还以为朴智旻的个性会更像田柾国一点,没想到其实他跟金南俊比较相像。

她想起她的前桌对于金南俊的评价;所以当时跟来的小跟班大概就是朴智旻了,她想着这些没什么意义的事情,把耳机裡的音乐声音调大,掩盖掉隆隆车声;还好舞蹈教室离她家并不远,骑单车也许会快一些,但她最后还是决定走路过去。


舞蹈教室在三楼,空间比闵玧智想像中的要大上许多,朴智旻说,他跟田柾国以前就曾经在这裡上过舞蹈课,郑号锡的母亲是这裡的经营人,但是他跟郑号锡并不熟识――朴智旻学的是现代舞,郑号锡学的是breaking,反倒是田柾国学得很杂,几乎所有的课程他都跑过一遍。

「因为他是个小孩,」朴智旻在他们热身的时候笑着对闵玧智说,「没办法一直做一件事情太久,容易感到厌烦。」田柾国在对方说这句话的时候嚷嚷着,我学舞蹈已经快三年啦还在说我没毅力!

朴智旻不间段的跟闵玧其聊着,田柾国偶尔插上几句话,而闵玧智只有在针对她的提问上才会开口。

「还好号锡哥能借教室给我们,不然真不知道要去哪练习。」田柾国站起来在原地跳了跳,像是终于把筋拉开了,「我们要先做什么?」

「你们两个练一下基本对打吧,我看看我能怎么帮你们。」闵玧智坐在舞蹈教室的玻璃牆前面对两人,拿着笔记本在上面涂改着什么。

大概是因为两人都曾经练过舞蹈,基本动作倒是标准,她能帮忙的部分也许会比她想像中的少上许多,毕竟这两个人看起来就是理解能力颇好的样子。

她走过去调整两人的基本动作,一边开口,「既然学校有舞蹈社,干嘛不参加?」老实说这是她最大的疑问,两人的舞蹈实力大概不需要任何人指导,代表学校出去比赛都不成问题,搞不好随便便能捞面金牌回来。

「选社的那天……睡过头了。」两人对视了一眼乾笑出声。

「哥前一天还说会叫我起床的……」

「才不是!明明就是金泰亨那小子把我的闹钟按掉!不然谁像你这么会赖床!」

闵玧智听两人快吵起来了,开口问道,「你们外宿?」

两人好像这才想起闵玧智的存在,「对阿,三个人合租,还好我们都同班。」朴智旻对着闵玧智说道。

「嗯……」闵玧智点点头,一把拉过田柾国的手,「这个是表演的第一个动作,记起来。」

「啊…啊,好的。」话题突然被打断,两人看起来有点茫然地点了点头。



「学姊一直都是这样的吗?」朴智旻对着金南俊问道。

金南俊在闵玧智回去后顺道过来看看两个学弟的状况,还带着郑号锡一起。

「你是指她的态度还是不在乎的感觉?」金南俊把书包放在一边,走过来坐到两人身边。

「都有,」朴智旻把衣服换过了,吃着郑号锡买的冰棒,「我以为她会对热情的人和善一点。」

「她不会对任何外人和善。」金南俊对着朴智旻耸肩,「你眼前有一个案例,谢谢。」田柾国笑道,「我以为那是因为南俊哥之前的态度并没有太和善。」

「我已经和善过头了,我都不知道自己有这么多耐心跟一个个性和我完全相反的人相处。」金南俊含着冰棒,声音变得有点模煳。「她太彆扭了,思想弯弯绕绕的,说个谢谢也可以考虑个半天别人有没有什么特别的意思。」

「金南俊你自己也没多好。」在一旁拉筋的郑号锡突然出声说道,顺便给对方一个大笑。

「我是在提升自己精神思想的层次,她是把自己锁在死胡同裡,不一样好吗。」他把冰棍叼在嘴裡,手裡划着手机。「硕珍哥刚刚传讯息过来,说他今晚在酒吧有一场表演,问我们去不去。」

「去!要不要顺便问一下泰亨哥?」田柾国边说边拿起手机输入讯息。

「问吧,」朴智旻对田柾国说着,「不知道他现在在做什么,一早就没看见他。」

评论(3)
热度(37)

© 巳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