巳水

帐号净空
.
闵玧其/AgustD/SUGA
BTS防弹all糖/全职all叶/盗笔瓶邪
建筑设计专业

关于防弹-3

<关于防弹>就这样结束了

我以为话语不会这么多,最后却发现想说的还是太多了。


闵玧其

爱上闵玧其这个人,真的是一件非常不可思议的事情。

从一开始只是单纯地被这个团体无厘头的魅力所吸引,渐渐得开始关注闵玧其这个人,最终这样深刻的爱恋上他;因为这一切的过程既漫长又短暂,我在转瞬间才再度爱上他,回顾过往才发现我已经喜欢上他五年了。

他从我的年少轻狂之中,陪伴我走到了成年。

因为太过喜欢他,所以难以用任何言语来叙述这个人,难以向他人明说这个人有多么的美好,揣在心头裡,太想告诉别人闵玧其是个多么好的人,又害怕更多的人爱上你,这样的情感反反覆覆,难以抹去。

只能够以这样的言语来阐述你的种种,我心中的你,因为不可磨灭而深刻。


闵玧其这个人,一眼看上去是安静的。

你以为他只是对事物漠不关心,自我中心主义的人,然而不是;他只是习惯性以行动来取代话语,把时间留给观察而非发言,试图从你的一举一动之中发现你这个人的存在。他曾说他这样的习惯是跟父亲学的,即使是递水也是无声的,不直视谁的眼神,假装好像一切都是不经意,其实他确实在关心着。

他曾在很久以前说,我是一个脆弱却装作坚强的人,许是个性使然,何况他是一个多么擅长隐瞒的人;成员们都说,若是谁说谎最容易被揭穿,那必然是闵玧其。因为他是一个如此真实的人,然而他擅长隐瞒自己的痛苦,非常擅长。

所以当AgustD带着他的Mixtape出现时,你都能听见他在音乐裡面的呐喊,关于痛苦、伤痛、病痛、愤怒与哀愁,这张应该在2014就出现专辑,一直到2016年8月16日才真正的诞生;闵玧其说他其实是严重的完美主义者,在製作mixtape时对声音敏感到必须检查每一个拍子,但是完美主义者其实是是源自对自己的自卑感,在那个时刻裡,闵玧其仍把自己放得很低很低,太低了,所以听着他在mixtape裡他自己所谓的乱吼乱叫之中都能无意识的流泪。

他说,以前的自己好像活得很不平凡,很早离家,很早开始做音乐,所以也必须更早面对现实,在如此艰困的生存之下,社交恐惧症跟忧鬱症成了闵玧其的一部份,在谁都无法了解的情况下,需要多少的意志才能生存呢。若是这张mixtape没有被AgustD发行,是否我们永远也无法理解闵玧其的痛苦,是否他就会揣着满腹的美好与痛苦老去;这个人阿,即使到了穷途末路之后,大概想的还是曾经对他好的人们,那些爱他的人,会被他以千万倍的爱情回报,他像泥沼,太过温柔了,即使是溺死在裡面也毫无怨言。

所以对于他有了更多的崇拜与感激,谢谢你的出现,谢谢你撑过了一切来到了我们的面前,因为你的存在,你已经被许多的人当成信仰而存活,你早就已经成为了足够优秀的人了,即使拥有更伟大的理想的你仍然前行着。所以更加感谢命运,在这茫茫人海中,让你们七个人相遇,相互扶持成长,成为如今美好的样子。

闵玧其阿,你是这世间美好的存在。



我其实没有想过,自己会在打字时哭到眼睛酸涩。

我也没有想过,我会对于一个非常非常遥远的人有着如此深刻的情感,我从未因为听了谁的歌而流泪,而闵玧其是第一个;我也从未关注谁而疯狂,从未爱上一个团体超过半年,而防弹成为了唯一。

我想,我特别喜欢他们很大的原因,是因为花样年华这样的主题出现在防弹的身上,而我从未从任何人或团体的身上看见这样的存在;他们谈论梦想也谈论青春,这些东西是我们这一代人特别鄙视、却又赖以为生的东西,美国梦的时代结束之后人们面对的现实被自己或别人渲染得黑暗,于是我们谈论了更多痛苦与哀恸,谈论小情小爱,风花雪月。然而他们从很起出就意识到自己不仅成为偶像而存活,他们以十代、二十代的先驱者这样的身分发声,方时赫说,你们的责任重大在于不仅仅走出自己的路,也为下一代的歌手们铺路。

因为在他们的身上看到了重大的责任与对于所追求的目标明确的向前着,好像跟着他们真的在创造着时代,他们实践着他们的梦想。

耀眼夺目。

所以爱上他们就显得多么理所当然。


20170906

评论
热度(19)

© 巳水 | Powered by LOFTER